我一直都以為,他們永遠都是他的朋友。


今天谷先生一大早發簡訊來問我:今天有沒有事阿?要不要來柴又逛逛?
他是我前男友最好的朋友。

禮拜三陪我去橫濱玩回來了以後,在車上簡短的問了我為什麼會分手。
他說:BIBI也是留學生,為什麼沒有辦法體會他的痛苦呢?
然後說,等他回來,我好好跟他談談。

我到晚上寫了一封信跟他說了大概,跟他說:不要去跟他說什麼,都算了。
隔天他回我:沒辦法順利的進行下去很可惜,但是也沒辦法。你們都是我的朋友,我希望你們都能快樂。我不會去跟他說什麼的。

然後就是今天,他問我要不要去柴又。
在柴又有他們兩個在前年新年去拜拜的神社。
在我們交往以後,前男友給了一個我縁結び,前陣子我跟谷先生提過我想去還那個御守。
本來他還要我叫前男友自己來拿,或是丟給他去解決。
(本來我也覺得很棒。可以再打他一巴掌的感覺..
不過想想還是算了。不知怎麼的,心裡總有個聲音在說:不要這樣。
也有著:不想再跟這個人有牽連。的聲音。)
貼心的谷先生阿!還是在我走之前抽時間帶我去廟裡還願。

我先去西武新宿PEPE樓上的百元商店買了假睫毛(最近很愛戴假睫毛。覺得戴順了連睫毛膏都不需要,真是方便。)
(而且我發現在日本買東西有個小撇步,就是當妳不知道買哪個好的時候,你就買貨架上明顯被買走很多的那一個就好了。)
再去小田急百貨買了JILL STUART的春夏限量化妝包和喜歡的鏡子。
趕去坐車的時候已經時間來不及15分鐘了。

到了車站,我們轉公車去[柴又地釋天]這個神社,那裏是有名的[男人真命苦]的戲劇景點。
幾乎沒有日本人不知道。
我們走在都是遊客的街上,有各種各樣的醃菜,紀念品,日本點心,番薯甜點。
他帶我先去還了御守,逛了一下裡面有名的地方。
然後就帶我去吃道地的烤麻糬和其他我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日本點心。
吃完以後走著走著,買了塩どら(鹹味銅鑼燒),裡面的奶油紅豆餡好濃好香好好吃!
我吃了半天除了一直說好好吃,實在吃不出什麼鹹味。

在這裡我有一個問題,我不是找麻煩,我是真的想知道。
有沒有專學做甜點的人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日本的鮮奶油吃起來的感覺就是比我們的香又濃?
台灣的鮮奶油到底有什麼問題阿?沒辦法改變嗎?

然後又帶我去一間很古早味的雜貨店,一個一個跟我說:這是。。。我們小時候超喜歡吃的!
提著籃子的谷先生,就這樣跟另一個女生討論,一邊拿現在很不常見但是他們小時候都在吃的零食一個一個放進籃子裡。
本來我還很納悶,為什麼突然要買這個給我?
後來去MIXI看文,才知道因為前一天我寫的文章裡有這一段:
對大家來說很普通的兒時記憶,對我來說是一段空白。
在家的樣子、去幼稚園會做的事、小學時做的事、中學高中時撥過什麼廣告等等。
我完全不懂只有日本人才會知道的話題。
我以前曾經擔心過:什麼都不知道的我,要怎麼跟鄰居打交道?
在之前交往的時候,我曾經有過要把自己的文化放棄,努力去學習他們的文化的壓力。


我想是這樣,他才開始帶我去看這些他們小時候的東西,帶我去了解他們以前的生活吧。
他真的是很細心的一個人。
之後推薦我們去吃好吃的車輪餅,起士口味的車輪餅真的好好吃。
起士還會牽絲。


晚上我們去了新橋的居酒屋,那是一家有點特殊造型的居酒屋。
像一個雪窖一樣的造型,非常可愛。
之後來了我有一陣子沒見到的朋友,當然都是通過前男友認識的。


我們吃飯聊天,開玩笑。
然後,我的好朋友marie送我一個DISNEY的袋子做餞行禮物,
是一個DISNEY跟品牌合作限定的小包包,草莓和紅梅,藍莓的構成非常可愛。
emi和gacyabin送我一隻DISNEY的傘。他們還叫我不可以打開,說這樣是不好的兆頭。(我在想是不是跟我們說的散開是一樣的?)
再來是谷先生和大家一起送我的音樂盒。
玻璃裡面是做過特殊處理的真花,音樂是我喜歡的星の願いを,谷先生轉開了音樂,我突然有點想哭。
但是,又不想在大家面前掉淚,因為他們都知道我最近發生了什麼事。

到了要散場的時候,谷先生問我有沒有要跟大家說什麼。
我只說了謝謝。他可能覺得很失望吧。
但是我不想在我可能會哭的時候講。
到了大家都出了包廂,打打笑笑緩和了一會兒氣氛後。
到了一樓,我才跟他們說我有話想說。
[內容是秘密。。呼呼]

我們大家抱來抱去,他們叫我一定要想辦法再回日本。

KEIKO私底下跑來跟我說:妳是不是瘦了。怎麼了?
我說我之前都吃不下飯睡不著覺,不過從這禮拜開始好很多。
她開始安慰我說:你知道阿,神都是公平的,當妳曾經有過很大的悲傷以後都會再給你很大的幸福。
然後她的男友來問我台灣來日本的機票要多少錢。
我以為是他要來玩,KEIKO跟我說:他應該是想要找你來參加我們的婚禮,現在在盤算吧。


我覺得,很開心。
原來我們真的是朋友。
原來,我不是前男友的附屬品。


在我跟前男友分開以後,日本對我來說就失去了歸屬感。
對於一直搬家流動已經覺得厭煩的我來說,就算是國外也好,只要不要再搬家都好。
我對日本的感情變得很矛盾,會覺得很煩,但是又說不出討厭她。
只是想要暫時離開她,但是不想一輩子都離開她。


我想,有一天我會再回來,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以什麼什麼方式。
但是,希望可以再回來。


11歲開始的夢想,在31號要劃個句點。
雖然有快樂也有痛苦,但是在這裡讓我更看清楚自己,也讓我成長。
能來真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da1011 的頭像
soda1011

木兆子口未(momosoda味)

soda1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