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不太記得我是不是以我妹妹為主題寫過文章。
因為腦裡的雜西雜八的想法太多,我寫完就忘的速度一向讓自己都吃驚。

剛剛被一個夢給嚇醒,反正暫時睡不著就來寫寫我老妹這3個多月為我做過什麼好了。

2月底剛分手的那一天,我正要開始考畢業考。
還好可能平時唸了很多書,剛失戀的我與其說什麼都念不下,還不如說是腦袋一片空白。
在不懂「為什麼你去大陸就真的變了?」跟「為什麼都跟你分手了,我還要他媽的跟你媽吃飯?」的想法裡翻滾,
(等我回國以後事實證明,本來嘴裡依依不捨說回國以後還要跟我聯絡的前男友媽媽,在我回國五天內就換了手機和聯絡信箱。真是好一對母子。讓我開了眼界想罵三字經。)
後來的幾天幾乎都沒有唸書,書放在前面也沒念到腦子去,最重要的畢業考可以說近乎用實力在考試。
考完了,我從來沒有比那個時候更知道「歸心似箭」這四個字的意思。

「什麼鬼東京。我管你們這些死日本人怎麼想!反正你們也不是真的把我當朋友看!我回去了就算什麼都沒有了,還有我妹妹和媽媽!」

再來就是開始心情極差的日子。
早上不出門,晚上睡不著。飯也不吃,覺也不睡。
能夠找我出去,帶我出去的朋友都開始敲出時間來陪我。
夜裡覺得很焦慮睡不著,我妹妹跟我聊完天就開著skype一整夜,好像她在我旁邊陪我一樣去睡覺。
白天找不到人陪我就會打給她,她沒接我就會開始焦慮,逼自己找事做,找在線上的人說話。

沒有人知道我什麼時候才會好,怎樣才會好,因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3月,把約定好去的面試去完以後,我放棄在東京找工作的想法。
因為那個城市的一切的一切在我眼裡已經變成了傷痛。
「就算現在回台灣我會後悔,就算我現在回台灣以後覺得自己的決定是錯的,我都要回去。」
不過現在事實證明,時間會證明一切,我沒有後悔我的決定,也知道自己的心已經不再留戀那個地方。
到了中旬跟月底勉勉強強的跟朋友去吉卜力,迪士尼海洋,吉祥寺等地方以後。
31號,我的朋友陪我去成田搭機回來。
我對我的外國人登錄証被收回抱持著難過的心情,只有懂我的人才知道,東京對以前的我來說是多麼拼了命都想要去的地方。
然後我拼了命,我媽拼了命,我們全家人為了這一張合法居留證拼了命花了很多的錢讓我留在那裡。
但是結果卻是換來我的傷心,換來我對「東京」這個地方的死心,還有對「東京人」很難抹滅的難過回憶。
在東京經過了很多風風雨雨,我曾經想過「東京」對我說是不是其實是個禁地。
或是,我去的完完全全的不是時候?

我從10歲就在房間裡貼著東京地圖,睡前每一晚要看東京的導覽手冊。
也許我比誰都愛過那裡,所以也有著誰都無法理解的傷心。
這種傷心,混合著失戀的心情,所以真的不是誰的三言兩語就可以輕易安慰的了我的。



上禮拜日看「東京鐵塔」那部片,我發現我可以用跟以前看書時候不一樣的心情把那部片看完。
以前只是因為躲在自己的幻想裡受了小傷的我,和真的到了東京以後幻想破滅受到重傷之後的我。
我自以為是的加上了自己的心情,覺得:我大概可以了解雅也的心情。
東京,在我的眼裡就是個「你想要為自己的人生挑戰些什麼,但光是現實就可以冷冷的把你打的站不起來」的地方。
如果你沒有錢和非常堅強的自信,意志力,實力。


然後我回來,過著什麼都不做,只玩樂的日子。
在日本的時候約定好的面試去了兩家,我就把履歷表關了。
朋友問我找到工作了沒有?我千篇一律的回答:我沒在找。
前輩和認識的人要介紹我回服裝業的面試機會我也都拒絕。

我第一次「真的懂」,原來旁邊的人不知道我要什麼,我的人生是沒有任何人的人生經驗可以說的通的。
他們的失敗經驗不管我聽多少次都不會全部變成我的經驗。
如果連我自己都不好好想清楚我要什麼,還有誰可以告訴我接下來的人生我應該怎麼走?

然後就是開始「有限度」的自我放逐。
為什麼說有限度,是因為沒有錢,雖然放縱還不致於到花錢不長眼的發瘋境界。
只是我每天只讓我自己活著。

讓睡覺吃飯哈哈笑,想辦法把腦袋放空變成我每天生活的重心,再讓上課把我拉回現實。
剛開始一個月回家我除了倒垃圾其他什麼都不想做,連生活費和房租我都不會煩惱。
反正就讓自己變成一個很廢人的狀態逃避我不想碰觸的事。
長到27歲,這是我第一次放縱自己做這樣的事。

我問我妹妹,不去工作好嗎?
她只說:你的人生裡又有幾次這種時候?能休假就好好休假。有人想這麼放縱的休還休不到咧。
既然她都這麼說了,我就當作享受從我畢業以來都沒有過的放縱好了。
記得有一次我在睡覺,但是很淺眠很快就醒了。
我聽到我妹和媽媽講電話的內容是:她這麼容易給自己壓力的人,妳就不要再給她壓力了。讓她放輕鬆吧。

不知道為什麼,我那時候其實很感動。
在我剛到東京之後幾個月,那時候我妹要畢業,我媽也一天到晚跟我念我妹的時候,
記得我也跟我媽媽說了類似的話。
那時候我雖然隔著海,但是聽她的聲音就覺得她不快樂。我也不太敢逼她。(反正我也知道沒有用。)
那一天我想,雖然以後不知道會怎麼樣,但是現在為止其實了解我最多的人是我妹吧。

朋友們可能也很了解我,但是,能夠用我接受或知道我喜歡的方法對待我的就是比較親的朋友。
再來的,可能就是他也關心,但是他用他的方法來希望我能接受的朋友。

當然活了27年我也不是白痴,
只是,這一段時間我用跟以前不一樣的眼光看著身邊的每個人。
我突然懂得自己的問題,還有原來跟別人的關係可能跟自己想的有點不太一樣。
有些人真的是,一直在自己身邊很多年的好朋友。也許過了很多年,我們的生活其實沒有太多的交集。
但是就是老朋友。
有些人也就真的只是網友。
有空的時候關心你一下,時間久了覺得:怎麼講那麼多遍你就是改不掉。然後默默離去回到自己生活的朋友。
以前我對這種事情會非常難過,好像自己是一個不知道反省跟改過的人。所以別人才會離我而去。

但是,最近我不這樣想。
要改變一個人長久以來的思考方式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不是一個晚上的長談,一封信,幾個晚上的長聊就可以輕易的被改變的。
這還需要時間。
有耐性的人就陪你等下去,沒有的人就講完之後看你不改變就放棄。
這只是選擇的問題,時機的問題,緣份的問題,沒有那麼嚴重。
只是,每個人在我心裡的份量開始變得不一樣。

我開始知道,如果我也開始學習放棄那些他覺得我不重要的人的友誼,對自己來說會是多輕鬆的一件事。
我開始知道,每一個人都會在某個階段失去他不想失去的東西。但是要多難過,就要看事情和人而定。
我對某些人來說會是不可以失去的存在,對某些人來說會是一個無所謂的存在。
但是那個人對於我而言會是個怎麼樣的存在?就看我對他來說是個怎麼樣的存在了。
這就是人的世界,很公平。

沒有人真正的擁有過誰,也沒有人真正的失去過誰。

如果我成長了,我想我不會再鄉厡的跟某個部落格作家說的一樣:要感謝你的前男友讓你成長。
我要感謝我的妹妹,我的媽媽,一直願意花時間陪我的朋友,最重要的是我自己。

是我自己讓我自己走過了痛苦進而成長,關前男友個屁事?
就算不恨,也不到感謝,這種漂亮的說法真的只是為了替自己留下好名聲而已。
我不是名人,不需要做這種事。

謝謝那些因為了解我(想關心我又不知該說什麼)而放我一個人冷靜,怕我出事一直喬時間出來陪我,
還有因為了解我而每天陪我聊天發洩情緒的朋友。
當然還有我的家人。
謝謝你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da1011 的頭像
soda1011

木兆子口未(momosoda味)

soda1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