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跟朋友一起去洗溫泉。

洗得很舒服,一池一池的藥池間轉換,感覺身心變得很輕鬆。
躺在流著熱熱溫泉的溫熱石板上。
我看著天空發呆。

我覺得這個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
好像空了,沒了,除了冷風吹在身上覺得寒冷。
其他都沒什麼真實感。
眼前是樹木的枯枝,昏暗的陰天。

我想不起來發生了什麼事,不知道我為什麼會覺得悵然。
可是我還是有點保留著之前的記憶。





我想起五專畢業時的事情。
感情很好的幾個同學,因為畢業要開始走不同於以往的路。
那時候我的心裡其實是悲觀的,覺得以後應該會很難連絡,甚至慢慢失去聯絡吧。
可是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路,話題會漸漸的不一樣,那又有甚麼辦法呢?
[如果我去了台北,遭遇了些什麼事,跟大家的話題漸漸不一樣了又該怎麼辦?]
[但是這都是緣份阿!就算一直在一起也不見得會有什麼可以一直說的話。]
說我是豁達嗎?還不如是因為做好了失去的心理準備,選擇朝向自己的路途前進。
剛開始好像也是這樣,只有跟特定的一兩人保持聯絡。
其他人在做什麼,好不好,都是從這一兩個朋友口裡知道的。
過了好些年,因為某一個的契機,慢慢的跟大家見了面。
她們也慢慢聚集回了高雄,她們又像以前一樣只要有時間就可以常常聚在一起。
而我,選擇自己的理想遠走他鄉。

原來我們是有緣份的阿!我想。
畢竟雖說是五專的同學,畢業了快十年之後還有在連絡跟見面的我想也是很難得的。
有些人,可能真的是學校畢業以後就這樣無聲無息的結束了。
寫道這裡,我曾經在畢業時候說:十年後的我們會是甚麼樣子呢?還會聯絡嗎?
記得那時也被人笑說想太多。(笑)



我就是這麼一個想太多的人。
越不想失去,卻感覺它失去的越快。

_______這是分隔線_______

第一次談戀愛的時候,沒記錯的話,我很隨緣的。
[合則來,不合則去]是我那時候的想法。
而且因為第一次交男朋友,很不會跟自己以外的人相處,記得沒錯的話,過不到三個月我說了第一次分手。
我沒有想太多,也沒有想以後會不會見面,也沒有想真正的愛情是甚麼,沒有想這樣對對方會不會痛苦,沒有想太多對方的想法。
正因為那時候的單純,我覺得只要是痛苦就應該說結束。
但是畢竟沒有分開,個性一磨合就是五年。
一直到最後我覺得真的沒有辦法才提出分開。
我想過我的決定正不正確,我也想過我會不會後悔,我也想過會不會可惜。
我也想過,也許我就因為這樣嫁不出去了。
我也想過對方的立場也許是怎麼樣,很怕自己是因為一時的衝動跟不懂事做出的決定。
後來還是狠心喊了卡。
第一次學習狠心的拒絕他要求的復合,拒絕他的關心,拒絕他的等待。
只怕給他了一點點的希望,他會繼續抱著空想痛苦下去。
面對自己已經覺得很累的心情,我也沒辦法再給什麼回應。
我知道他一定生我的氣,以他倔強的個性一定會裝著對我冷淡,也許不是真的狠愛我但是會因為不想放棄過去而努力。
我第一次試著學習假裝。假裝不知道,假裝不懂,假裝很無情。


我第一次開始想,也許外人看來的幸福不一定是幸福。
我可能失去了很多無形的事情,換來別人的一句:你好幸福。跟男朋友的感情這麼穩定。
可是真的快樂嗎?真的沒有疑問嗎?我開始第一次的懷疑。


後來,我覺得戀情變的難以判斷是因為對方是外國人。
我不知道,哪裡是性格上的體貼,哪裡是禮教上的體貼。
哪裡是他本來受的教育如此,哪裡是他本來的個性。
我看不清楚。
我沒辦法判斷,所以我沒辦法馬上說分開。
但是自己是痛苦的。


昨天跟朋友聊天,發現其實也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常常在失去些什麼。
每個人無時無刻都在失去原本以為是自己擁有著的人際關係。
我開始想,也許擁有=失去。
我開始想起,以前擁有很多東西時,我因為怕失去,患得患失的心情。

因為知道失去後的痛苦,我反而沒有辦法真心的享受當下的快樂。
也許以前的我會覺得快樂,是因為我懂得享受當下的快樂。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慢慢的遺忘了。然後變成遺失了。

__________這是分隔線___________

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也不知道別人會怎麼做。
可是,我沒有辦法討厭山口。
我總會把那時做決定我重疊在一起。


所以我的心情是很複雜的。
復雜道我覺得沒有辦法思考。
複雜到,旁邊的朋友在跟我講緣分說的時候,我也只能聽聽,覺得:結束了,只到這裡。連仰頭跟神抱怨的話都沒有。
我只能接受這個失去。

__________這是分隔線___________

還記得我以前說的一個,我不太喜歡她,在我們班嫁日本人的那個女生。
最近跟她的關係比以前好些了。
我們反而是在她離開學校之後才有聯絡。

我覺得人的第六感很奇妙,當她決定走的時候我們關係其實已經比以前好了。
但是對於她要走的事情我沒有很難過,一點捨不得的感覺也沒有。
記得她那天要走的時候我跟她說:不知道為什麼,我對於你要走沒有難過。我反而覺得這不是一個結束,是對我們的一個開始。我覺得我們以後還會聯絡。

所以昨天跟她一起去洗溫泉(笑)。


我知道她跟她老公的過程也不是很順利,分手之後復合結的婚。
以前我可能不會這麼想,但是後來我覺得是緣份。
她怎麼知道她會認識一個不太日本人個性的老公,又怎麼知道他老公可以包容她的個性。
又怎麼知道,她老公在分手之後完全沒連絡的狀態下又回頭跟她聯絡,一連絡就跟她求婚了。

她說:也許等他想清楚,他就會跟你連絡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
亦或說,我不想抱希望。
我想,就接受了失去了的事實對我來說會好過的多些。

_________這是分隔線____________

昨天在收拾行李,連絡搬家公司的途中還發生讓我覺得很奇妙的事。
朋友給我的跨海搬家更斯的電話,我怎麼都打不通。
可是,我打台灣打的通,打朋友打的通,人家打來我也接的到。
為什麼就他們家的電話我打不通?
連我朋友試打都打的通。
確定了很多次打法沒有錯,號碼也沒有錯,我整個就開始不耐煩起來。
突然,有個靈感[是有什麼事嗎?],但事也覺得應該只是單純的電話有問題吧。
我不想再去想,直接放出門去了。

到了晚上,接到之前去面試公司的電話。
跟我說,我們有辦法在他們東京的公司工作,但不知道我願不願意試試他們在北京的工作機會。
北京。
如果早三個月聽到我會開心的不得了的地方。
可是現在我只想回家,只想躲起來,只想見自己熟的人不想打任何的人際關係。
那間公司在香港,上海,大連也都有分公司,為什麼不是那些公司的工作機會?
我覺得我被命運之神擺了一道。
我不是很想去,但是在這個時候有公司面試去面一下好像也沒有差。
就算面試了也不見的會上,就算去了也不見得會待很久。
北京的冬天很冷,東京我就受不了了何況北京。

也許又要離開這裡的家人和朋友。
雖然有點蠢,但是我也不想在大街上巧遇他牽著女友但我是孤單一人的樣子。

躲在台灣,起碼非常安全。
這輩子再也見不到。絕對見不到。
但是這都是如果被綠取的如果,沒有背陸娶我還是可以躲回我的家裡療傷想路。


以為自以為單純的人際關係,其實很難。
我只要看著現在,不想以後,做好失去我所擁有的一切的準備,也許心情會覺得清朗一些。
就像以前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da1011 的頭像
soda1011

木兆子口未(momosoda味)

soda1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