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千秋來找我。
我們一起吃晚飯,一邊說最近同學的愛情問題。
延伸著同學的事情,我在回家的路上,問了我覺得也不許不問比較好,但還是說出口的話。

"所以我可以放心的等你回來嗎?"

"恩?恩。"千秋只出了聲音。

"為什麼只是恩,為什麼不是告訴我要我等你?"我說


他沒說話。


我有點想哭。
要是以前,我可能會開始生氣吧。
可是我沒有。


"安心待ってでもいい?"我又問了一次。
"待ってて。"他說。



"怎麼一副好像我想等就等,不想等也沒關係的樣子。。。"我說
"。。。。。。"他沒說話。



晚上,睡覺前我又問他一次。
他說:現在離那時候還有時間,為什麼要現在說?
"所以那時候你會說嗎?"我說
"不知道ㄟ。"千秋說


"你對我都沒有問題想問我嗎?"我ˇ說
"沒有阿"他說
"所以你都很懂囉?"我說
"不懂"他說
"不懂也不會問喔!"我說
他沒講話。


然後我就背對他睡了。



突然覺得   反正他也沒有要說甚麼,如果我真的等的話就是我白癡了。
好像,他一點都不需要我的等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da1011 的頭像
soda1011

木兆子口未(momosoda味)

soda1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